2007-08-05

<木心選書> 馬永波/以兩種速度播放的夏天

2007年8月5日星期日
<木心選書> 馬永波/以兩種速度播放的夏天

馬永波/以兩種速度播放的夏天

無疑的,我會說他是個浪漫的詩人:那些冷暖兼併的象徵,詞句間的韻意,是讀者所無法抗拒的;但那是一種獨特的,堅定的浪漫:馬永波的抒情並不風花雪月湯湯水水,而如毛筆「永字八法」般,收納與順勢、轉鋒與頓筆,包裹著詩之語言,在每一筆劃間都揮灑自若,背後卻是匠心扎實,剛柔並濟。往往看似輕易開啟便洋洋灑灑,卻極具意念,而那意念並不僅是作者對於美學的、文人的定位思維,更帶著如十九世紀西方詩人的命題責任感,對於歷史,對於現代性,對於社會,以及思潮的判辯。

往往以散文詩的走法,用飽涵情懷的語言,連到其詩作主旨上;馬永波最獨到的是,其深具對於事物的細微感受,卻並未就此耽溺停滯,他用黑色的幽默與嘲諷、微苦的暗喻,勾勒出一種自己的格局與世界;那世界中,沒有過激的爆裂,也沒有飄邈至天邊的惆悵,一切寄以抒情,發出力道剛好的美學彰顯。馬永波的詩裡,什麼都是有力道的,但就總帶著一筆一畫的抑揚頓挫,在最銳利時收束,在最平直時轉鋒,利而不墜,徐徐有勁,那沉澱與泉湧的奔流間,揉合了西方的抒情詩敘事型態與意境,卻用以儲蓄,在篇幅間刻劃出靈光四溢與思緒真誠的瀟灑。讀其詩作,宛如飲一杯加了純甜威士忌的黑咖啡,極易沉醉於其經營的浪漫速度,後勁隨後跟著咖啡的苦甜而來;他擁有這個時代最特別的抒情法則,以及最貼近真實的洞悉,因為作者深知詩之言語不該只有得失間的情緒沉溺,而浪漫本質也應有其刻度沉思,和無可粉飾之刺。

By 陳玠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