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-08-26

愛情與詩

我讀完了夏宇的《備忘錄》,用抄寫的方式。

為什麼用抄詩的方式讀詩?一種習慣吧。因為我一開始接觸詩的時候便是如此,此後,若不用抄詩的方式,無法卒讀一首詩。

你呢?讀詩是否也有特殊的習慣?或者,應該先問,你在如何的情況開始接觸詩?開始讀得懂詩?開始讀詩的習慣?

傳說中真有類似的讀詩理由的統計表。

我呢,即使我讀詩的方式比較不同,可是啟發我讀詩的情況卻很普通,就是那讀詩理由統計表的第一種理由。

失戀。

而且是初戀的失去!當時自己的感情遭到硬生生否絕與拒絕,彷彿從自己身上活生生血淋淋剝削一塊什麼東西。如果不這麼絕決,如何阻擋對他無法克制源源不止的感情。

對於初戀的追悔,夾雜著苦痛與美好。其後的我,彷彿從天堂墜落凡間,也像是換了一個靈魂。皮膚體覺前所未感的溫度,煙塵俗世,五彩霓虹;雙手感觸眾生眾相心跳脈動,愛恨嗔癡,七情六慾……。不再純粹的感官,悲傷與快樂也不再單純與絕對。然而一顆心是空的,空蕩蕩。曾經被苦痛掏空的黑洞,任憑歲月塵埃如何積累也掩埋不了。靈敏的感觸,吸收胃納異常迅速,將一具沒有心的皮囊充漲變形。

那是非常複雜的領略,彷彿失去了自我,又找個某個自己。

然而,這是我讀懂詩的起始點,從詩裡字字句句找到對話的空隙,抄詩寫詩的筆端宛如勾針密密網織縫補曾經塌陷的什麼。

對我而言,讀詩是所有閱讀活動中最私我的。於是,儘管我從中獲得的回應吉光片羽,卻相對的飽滿和滿足!

我一度希望我可以不斷的戀愛不怕失戀不斷失戀,以致於能夠一直擴張對詩的敏銳度。

可惜這種不追求成功的戀愛革命,戰果並不輝煌。

於是夏宇詩對我而言好像深奧的藝術片,像塔可夫斯基式的冷調和凝重,有時候,卻又像旋轉花木馬那般喧鬧與華麗。

我翻撫著謄抄《備忘錄》思忖著,為了看懂這本天書,是否再勇敢去革一次命?

這是一場無止盡的學習,無論閱讀或寫作,也無論愛情,盡是人生。




(by普通讀者,一間部落格)